慈善大家谈
从“罗一笑事件”再谈“互联网+慈善”
http://nbcs.cnnb.com.cn   宁波慈善网   2017年03月20日

  高 鹏

  “罗一笑事件”是2016年《慈善法》颁布后中国慈善界颇具话题性的一件事。

  六岁女孩罗一笑是深圳媒体人罗尔的女儿,2016年9月被确诊为患白血病。11月25日,罗尔在女儿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在网上写下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这是一篇发自肺腑的性情文字,迅速刷爆朋友圈,牵动了无数爱心人士的心灵,数以万计的陌生人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捐赠,希望为这个悲伤的家庭送去温暖。11月30日,剧情反转,知情人爆料罗尔家底深厚,有三套房两辆车,此事背后是由其朋友公司所进行的一场商业营销。随即,深圳市民政局发布通报,并成立调查组。12月1日,微信官方发布说明称,将罗尔通过互联网得到的260余万善款原路退回网友。12月24日,罗一笑去世,遗体被捐赠给深大医学院用于科研。

  弹指一挥间,罗一笑和2016年都已远去,但它所带来的影响却远远不会消散。可以说,这个事件将“互联网+慈善”的优势和问题展现无遗,值得我们慈善人认真分析和思考。

  “互联网+”概念首提于2012年底,2015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它代表的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是将互联网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互联网+慈善”目前没有精准的定义。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互联网+慈善”是将慈善与互联网有机结合起来,在互联网背景下,利用互联网作为工具,运用互联网思维,充分发挥互联网对于慈善工作的优化和促进,对传统慈善工作进行改革创新。

  一、“互联网+慈善”给慈善工作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

  据统计,截至2016年12月底,中国网民已经达到7.31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3.2%。面对如此庞大的群体,如果能够运用好互联网,无疑将极大地促进慈善事业发展。首先,“互联网+慈善”能够拓展善款募集新渠道,提高慈善文化传播的速度和范围,让慈善的“正能量”影响和感染更多的人。早在2007年,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网络支付平台就已经开始进入公益慈善领域,改变了慈善机构只能依赖银行汇款和现场募捐的传统模式。如今,各种网络支付已经完全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拿出手机扫一扫,叮的一声,你的爱心就随着善款一起奔向了受助者。这极大地降低了筹款门槛,方便了民众捐赠。如在上文提及的“罗一笑事件”中,短短几天时间内,人们通过网络汇集的善款就有260多万元,效率之高令人咂舌。同时,从2013年开始,凭借微信、微博、QQ等网络社交平台,越来越多的慈心善举、好人好事等充满“正能量”事件在第一时间为大家所熟知。公益慈善传播的速度呈几何级增长,传播成本却大大降低。

  其次,在提升救助实效和促进慈善机构专业化发展方面,互联网也将发挥积极作用。以往,受制于地理、传播等因素,传统慈善救助常常面临资源与需求难以匹配的问题:捐赠人找不到好的慈善项目,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及时救助。互联网和慈善的结合有效解决了这个问题,它使得捐赠人的意愿、求助者的需求和慈善机构的救助项目三方能够无缝衔接,以合理的方式把宝贵的慈善资源配置给最需要帮助的人。此外,互联网使得施惠者和受助者之间形成更为直接的联系平台。遭遇困难的个人,可以及时通过社交网络及互联网平台获取去寻求帮助,效率大大提高。

  “互联网+慈善”扩大了慈善的参与性,使得慈善更加贴近生活,人人慈善、平民慈善正成为现实。目前我国的慈善主要是机构慈善,捐款中百分之七八十来自于企业。这不是说明我们普通大众没有爱心,恰恰相反,中华民族自古就有乐善好施的传统,我们所缺乏的是参与的途径和简便的方式。“互联网+慈善”的出现特别是手机网络的普及则让慈善离我们越来越近。病童缺钱治疗求帮助;农产品滞销求带走;小孩走失求转发……点开各种爱心链接,随手公益在生活中处处可见。同时,互联网也使得参与慈善的方式多元化。做慈善不再只是捐钱,捐步数、捐声音、做义工、转发扩散等各类形式不断涌现,只要你有创意、有梦想,就能通过各种方式向这个世界来传递善念、带来改变,而这些都是互联网带给我们的。

  “互联网+慈善”能有效促进慈善组织公信力的提高,推进慈善组织业务信息的透明化和及时化。对于任何慈善组织而言,社会公信力都是最基本的生命线,传统的慈善组织往往会通过报纸、杂志或者网站公布各类信息,但这些还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大众的要求。“互联网+慈善”则使得普通民众可以通过各种互联网新媒体形式,及时获取所关注的慈善信息,提高对慈善事业的信任,从而改善中国社会的公益环境。同时,对于有疑问的地方,也能及时有效的反馈、问责,从而“逼迫”、促进慈善组织反省与进步,毕竟这是一个自媒体的时代。几年前,一个郭美美事件,给红会带来的负面影响迄今未完全消除;“罗一笑事件”剧情反转后,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大范围内的讨论,政府部门第一时间介入并有效处理,也得益于互联网强大的约束力量。

  二、“互联网+慈善”中也存在着几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互联网具有“不透明”的特性,使得人们获取到的信息存在误差,从而产生判断的偏颇,违背了慈善救助的初衷。人们通过互联网所知晓的信息都是别人告诉你或者是有意的人刻意挑选着说的,准确性完整性有待商榷。“罗一笑事件”中最大的争议正在于此。媒体人罗尔利用感人肺腑的文字勾勒出了父亲对女儿真挚的爱,在绝望的大背景下,让人无语泪先流。老实说,笔者初见这篇文章时,也是第一时间转发并打赏。作为慈善人,其实我更应该有一颗缜密的心,但我被打动了,为文采、为父女情、为慈善心。这篇文章的影响越来越大,最后经过爆料后,我们方才得知这其实是一场市场营销。争论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我们要关注的是人们的善心和善款是有限的,被误导了一次两次,结果就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却什么也没获得,而那些有意为之的人却赚得盆溢钵满。这对慈善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

  我国目前很多真正的弱势群体还没有接触或者使用互联网的能力。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但情况的确如此。现在每逢过年过节,义工们经常会开展帮农民工购买火车票的活动,这不也正说明了这点么?由于过往教育的缺失,中国现在有相当一部分弱势群体都不知互联网为何物,更谈不上通过互联网进行求助。去年11月,网友曝光了一段“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的视频,两名男子在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安排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随后直播给村民发钱。直播结束后,又从村民手中把钱拿回来,以此来骗取粉丝的打赏。看到这段视频后,相信有良知的人都无比的愤慨,同时又为他们背后的村民而感到悲哀。难怪有人会担忧:由于群体之间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与资源的能力存在巨大的差异,弱势群体将进一步被弱化,这势必会对慈善事业会产生负面影响。

  三、“互联网+慈善”是发展趋势,我们要接受它、适应它、用好它。

  “互联网+慈善”有利有弊,自然会有人赞成有人质疑。但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种发展趋势,因此,我们必须接受它、适应它、用好它。

  去年底,我有幸跟随宁波市慈善总会的同仁们一起前往绍兴市学习,看到绍兴市慈善总会的网站建设,感触颇深。总的来说有三句话:舍得投入,效率提高,不可照搬。绍兴市慈善总会将慈善方面所有的工作纳入一套系统,全部通过网络操作,可以说是工作方式的巨变,总的来说提高了工作效率,特别是有效利用了与合法网络募捐平台的合作,使善款募集变得更简单。

  同时,又有三个方面问题需要考虑:一是慈善的一些工作比如说财务工作,不能完全通过网络系统进行操作。二是工作人员的学习和接受能力尚不能完全匹配这样的操作系统。三是网络安全性问题,如资料保存和黑客攻击等。所以,我窃以为只能节取部分经验,不可照搬。工作方式的转变一定要兼顾到慈善组织的实际。

  其实,做好“互联网+慈善”不是一套网络系统能解决的问题,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传统思维转变成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思维首先强调的是产品质量和用户至上。对于慈善而言,我们可以理解成为各种项目(包括募集项目、救助项目、义工活动)的精心研发。一个好的慈善项目,从项目目标、操作流程、后续反馈、价值评估都应该精心设计,思考受众喜好,斟酌用户体验。产品好了,自然经得起考验,容易受到客户青睐。互联网背景下的慈善工作人员应该多些商业思维,慈善不应该仅仅是悲情式的,它同样可以很快乐,同样要考虑到对象的感受。

  互联网思维强调营销推广,慈善需要宣传。这里的宣传不只是简单的几篇文章、图片,我更倾向于要付出一定的成本,进行商业性宣传。在西方一些慈善事业发展比较好的国家,如英国、德国等,它们都有一个共性,即慈善的广告无时无刻不在,甚至一点也不逊色于可口可乐、麦当劳等知名广告。这一方面说明了政府对慈善事业的支持,另一方面慈善组织也付出了一定的宣传费用。在我国,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慈善宣传做的比较好,宁波这几年进步比较明显,多见于地铁、公交等人流量较大的地方,但更多的是一些免费类公益广告,至于慈善组织自身打的广告,还是很少。因为这涉及到了一个经费开支问题。

  “零成本”的慈善组织存在合理么?“零成本”的慈善组织并非指在运作过程中不产生任何费用,而是指费用不从募集的善款中支取,通过其他途径如财政拨款、企业或个人赞助来支付。“零费用”慈善在中国备受推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公众慈善意识不成熟,慈善组织害怕被说成挪用善款等。但从互联网思维角度出发,它的存在是不合理的。互联网思维中有一点是“适者生存”,爱心、善念是维系慈善组织生存的重要因素,但是否适应市场法则是最根本因素。慈善需要成本,而且想要做好,成本支出相应会更高,两者成正比。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慈善法》的进一步实施,对我国几十万家慈善公益类组织也是一次洗牌,其中很多老套的、死板的、低效率的公益慈善组织必将被淘汰。

  “互联网”是“互动”、“联接”、“网格”的统一,从慈善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将它的本质理解成:参与、影响和开放。“互联网+慈善”作为一种新生有益事物,需要我们以包容的心态给予它充足的发展空间,同时也需要我们从法律法规、行政管理、网络环境净化、自我约束等多个角度对其进行规范,使之趋利避害,真正为民行善。作为慈善组织,我们应该打开门户,运用市场化模式操作,要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通过出售慈善产品,把影响力扩展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只有当慈善与你我的生活真正融为一体的时候,慈善事业才会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来源:《大爱》杂志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