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大家谈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http://nbcs.cnnb.com.cn   宁波慈善网   2017年04月24日

  王冠宇

  我在鄞州区慈善总会工作已经12年了,尤其是在近10年里,我和《大爱》杂志共同成长;也因为工作关系,在年复一年的采访和报道接触中,自己慢慢成长起来,对慈善也有了新的感触。

  记得刚入慈善行业时,单位一年一度的“牵手结对”社会助学活动正在进行,我结对了小学二年级的姑娘小瑶。虽然如今,她已升入大二,但多年前的一段往事仍让我久久难忘。

  那是2007年的冬至,我临时起意去看她。阴沉的午后,寒风瑟瑟,我走在路上,想象着五年级的小瑶的个子和模样,也再一次为她们的不幸黯然:父亲早逝,瘦弱的母亲用打零工的钱苦苦支撑姐妹俩的求学之路,收入和支出的分毫差异在母女三人的算盘上显得重若千斤。

  推开虚掩的门,掀起为遮挡寒风绑在钢丝绳上的布毯,黑沉沉的凉意袭来……望着低矮而昏暗的房间里那盏仅有的十几瓦的节能灯,照在作业本上只留下模糊不清的黯淡光影,破旧的新华字典残破的纸张泛黄卷起了厚厚的毛边,我意识到,从我,到这些孩子,书包很沉,责任很重。这责任里,有对他人的关爱与道义,有对家庭的体谅与宽容,有对幸福的追求与定义,有对人生价值的体悟与审视。

  冬日的食物总是香气扑鼻,门外小店里烤香肠的味道飘了进来,问她想不想吃,她怯怯地说道:“不想吃……要一块五呢。”可是我分明看到她眼中暗暗流淌的违心和星星亮亮的渴望。我掏出兜里仅有的五块钱,拉起她的小手,走向巷口的小店。柜台前,她的眼睛迟疑地打量着每一件零食和玩具,仿佛因为囊中羞涩从未敢到离家几步之遥的这里驻足欣赏它们。“买两根香肠……”看她没有主意,我终于忍不住说道。“不要……”微弱的反对透着明显的底气不足。“你还想要什么?不过,我一共只有5块。”吮着香肠并不舍得咬下去的她一乐,欣喜地回答:“想要气球!”几秒后,坚决不让打气筒代劳的小姑娘,脸红脖子粗地吹着那个粉红色的小橡皮条,看得出,她很享受这个过程。看到花花绿绿的毽子,我问:“这个,喜欢吗?”正顾着放完气重吹的她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这个我有了,我妈用塑料线扎的……”我不由分说付了钱,让她挑一个中意的颜色,回去热身兼玩耍用。从小店出来,小瑶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那种快乐,让我想到了旧时的春节。

  尽管事隔多年,但每次忆起这番场景,总让我感慨不已。很多事,没有经历,就无法了解;没有深入,就无从报道。我们的慈善,或许还可以有更多近距离交流的可能。在那些点滴的片段中,我们能更真切地触摸到不同群体的人生,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责任与价值。

  很多人觉得,幸福感源于富有;豪车香包,华衣美服之下,必是满足。而从事慈善宣传工作的经历中,我更愿意相信,幸福感源于拥有,健康或完整、相守或坚韧、豁达及慷慨、分享与奉献,似乎更能带来内心的愉悦和安宁。

  有一句歌词里写道,“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原本我以为,做慈善,我们就是那些天使,仔细想来,因为他们,才成全了我们为善的行动,因为他们,才令我们更懂得惜福;因为他们,才令我们写下更多爱心故事影响社会。施与受,皆是福分,亦皆是养分。

    来源:《大爱》杂志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