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海拾贝
社工专家带你读懂中国社会工作!
http://nbcs.cnnb.com.cn   宁波慈善网   2017年04月27日

  3月18日,第八届中国社工年会在北京召开。刘忠祥、顾东辉、廖晓义、向荣、郑俨、黄浩明、史柏年等社会工作、公益慈善专家,就《慈善法》与社会工作、社会工作的“社会”意境、国学社工、社会工作与社会创业家、工会社会工作、国际化发展、人才队伍建设等进行了主旨演讲。

  在对话环节,张卓华、涂猛、廖焕标等还就“公益性服务与市场化运作及两者平衡的实践范例”这一主题进行了探讨。

  对于社会工作,他们是如何看的呢?一起来看看吧!

  社会工作要助人自助,更要有社会情怀

  关于社工,很多人都有很多困惑。第一,我们都知道社工的第一个概念是“助人自助”,这个概念如何体现,在不同的方法当中怎么体现?比如,社区工作是要改变大环境,如何助人自助呢?第二,个案工作是社工最初的方法,跟心理学肯定不一样。心理学中也有助人自助,这两者区别在哪里呢?第三,现在,国际国内对个人求助还是关注蛮多的,那我们社工除了这个,还应该关心社会吗?

  那么,社工到底是什么?人有三大需求,即所谓“身心灵”。社工关注的实际上是问题和需求,谁碰到问题和需求,谁就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对象。因此,所有的问题和需求,在理论上社工都可以关注。那么,资源少的需求者就成为了社工核心的对象。

  什么是任务目标和过程目标的高度融合?就是解决问题和解决问题当中的协助提升,也就是助人自助,协助这个人自己帮助自己。

  社会工作的主体是机构及其工作者,其服务方法有五种: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社会工作行政和社会工作研究。个案和小组主要是改变个人的,即所谓助人自助;社区工作是因为很多人碰到同一个困境;社会工作行政是如何分配资源、制定计划和社会政策,即用政策改变环境。社工不是改变个人,它在改变个人的同时一定是改变场景。

  社会工作的社会内涵是什么?首先,从国际定义上讲,人权及社会公义是社会工作的基石,公义是指大众、社会的公平正义。而我们人所在场景的三大系统中,国家对应政府、市场对应企业、社会对应社会组织。其次,社工的对象碰到的困境,90%是外在因素导致的,所谓的外在就是社会的。所以,社工要有社会情怀,一个社工界的人不关心社会,这个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所以,我们要体现社工的社会意境,就要不忘初心、回到本质。首先,要把社会层面体现出来,把社会的价值体现出来。其次,在实务过程中,要进行助人自助和促进美好,一定要改变环境的;第三,要做好研究,在中国的场景和文化下,如何实现社工的目标。

  从专业社会服务提供者到社会创业家

  政府大力推行社会治理创新,包括城乡公共服务供给的机制、弱势群体的救助和赋权、基层社会治理等方面,这些都远超西方国家、港台地区的传统社会模式,社工不单是专业社会服务的提供者,更需要是一个社会创业家,以推动方方面面的创新。包括社会工作专业的创新、城乡社区服务机制结合的创新、商业跨界合作的社会创新。

  从服务到宏观层面都需要创新,这就要求我们在不同层面实践。在社区这个层面上从没有到开始,如何以创新模式弥补公共服务供给的不足?

  在应对城乡社区社会服务方面,我们的创新原则是社会工作者为社会不同的群体建立基本的服务策略的思考和实践的准备,而不是简单的去说社会工作不是提供服务、没有资源等。社会工作在这个基础上不是简单的提供服务、连接资源,而是把提供服务转化为平台和载体,从社会工作介入的角度来培育社区的群体和社会资本的策略,从这个方面来促进服务使用者个人和社区在意识和信息能力等方面的成长。

  另一方面为跨界方面的创新,怎样提供个人和社区的就业来契合个人服务者的群体?我们创新性的绿领平台是针对少数民族群体开设的社区工作店,通过手工坊,开发产品、开设技能培训班,提供就业和创收的机会,包括互助店,通过动员二手义务的捐赠来节省成本,也包括在农村少数民族社区协助他们建立合作社,用社会资本的建设来帮助他们精准脱贫。

  社会工作需要处理好社区就业与社区经济的社区基础、做好意识策略和技能的准备、应对社会企业或合作经济带来的新的关系、传统社会工作与服务使用者关系带来的冲击、避免服务使用者变成雇佣造成新的劳资关系,这些都是需要社会工作者不断的反思。社区经济包括经济模式需要不断的创新,社区就业社区经济所提供的平台,能够加强服务使用之间的互动,提供增能赋权的机会。

  中国社会工作创新创业的策略不仅为我国的弱势群体提供服务的创新、城乡社区服务的模式创新、社区治理的创新,更为全球的社会工作进行探索,在推动社区发展、社会发展、可持续发展的理论和实践等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

  对话:公益性服务与市场化运作及两者的平衡

  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张卓华:从市场化角度剖析非营利组织如何生存,我认为有两点:一、国家提出的一个城乡公共服务的供给侧改革,这也是社会工作组织存在的使命,这个服务在城乡这个层面是有价值的,从政府的维度来看,我们要发挥社会工作社区治理的作用,同时社会服务也是社会福利的一种实践,政府把这个服务通过职能转移给了社工机构;第二、社会工作组织在社区不仅是服务的提供者,也是一个社会创业家,市场化需要创新的模式,比如阳光家庭的三社,既有茶社同时也有剧社,既有企业运作又有社会服务。要说市场化应该怎么做,我认为就是要去创新,要去实践,除了加强能力建设外,应加强专业化,注重培养。

  公益领域专家涂猛:我是市场派,我理解的市场化首先它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市场化,它只是一个手段,这个手段不是市场领域的主体企业独有的,政府也用社会化手段购买服务,这其实也是一种市场化。核心是解决效益问题。我觉得不管是社工组织也好还是慈善组织也罢,行政要从自身去转,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

  广州市灵略战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廖焕标:据我的观察有三点,第一,市场化有很多阶段,目前这个阶段主要的核心目标是减少资源浪费;第二,整合性的语言或者整合学科思维并不能支持公益组织和公益服务的市场化,主要还需要在学科知识、人才结构和资本结构三方面去呈现;第三,社会工作组织还缺乏资本的解读、资本的重新调配及品牌联营三方面的政策引导能力。另外,提升自身能力也非常重要,只有加强能力建设才有资格谈市场化。

  来源:《大爱》杂志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