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星光
余姚低塘村民韩亚丽用坚持书写大爱
http://nbcs.cnnb.com.cn   宁波慈善网   2017年03月14日

  十五年来拿微薄收入资助六名孩子完成学业

  孔 玲

  最近,正在病中的余姚低塘村村民韩亚丽心情特别好,她的6个“儿女”先后写信来,向她汇报走上工作岗位后的情况。这6个“儿女”,其实是她15年来倾情资助的6个广西、贵州贫困山区的孩子。即便是身患重病,承受很大经济压力时,韩亚丽也没有停止资助的脚步。

  15年里不间断地资助了6个孩子

  “这就是6个‘儿女’给我写的信,时常拿出来看看,打心底里为他们高兴。”日前,在余姚低塘村一户农家小楼里,42岁的村民韩亚丽拿出了200多封信。“15年了,孩子们都已经工作了,我的心总算是放下了。”面容清瘦的韩亚丽低声自语。

  韩亚丽仍与父母同住在一起,屋里除了一台冰箱,看不到其他家用电器,陈设也极为简陋。问起15年资助6个贫困孩子的事,韩亚丽说得最多的,还是孩子们很争气。

  1999年,二十多岁的韩亚丽进入余姚一家信用社上班。她在报纸上看到贫困地区失学孩子的报道之后,便联系了贵州台江县,表示愿意资助一名贫困失学儿童完成学业。“资助第一个孩子时,我还没有出嫁呢。”韩亚丽说,自己生在农村,因为家境贫困,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后来,她克服重重困难苦读夜校,拿到大专文凭之后才有机会进入信用社工作。

  在新闻报道中看到那些因贫辍学、心中渴望走出大山的孩子,韩亚丽的心被深深触动。从1999年资助第一个贫困儿童开始,韩亚丽一发不可收,又先后资助了5个来自广西和贵州的贫困孩子。之后的15年,6个孩子的心便与韩亚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刚开始资助这些孩子时,真没想过会坚持十几年。”回想当年,韩亚丽坦言,最大的心愿是让这几个孩子多识些字,别成了文盲。随着书信的频繁往来,彼此感情越来越深,期望不再是原来那么简单。“希望他们好好读书,走出大山,有一技之长,将来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

  2004年,韩亚丽因身体原因从单位离职后,经营一家店面,一度陷入经济困境。就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她东拼西凑,曾向别人借了4000元,作为学费汇给6个孩子所在的学校。“我再难,也难不过这些上不起学的孩子啊!”

  受助的6个孩子都已走上工作岗位

  在韩亚丽资助的6个孩子中,有2个是家在广西龙胜的谭家兄妹。当年哥哥谭家依上小学五年级,妹妹谭家苑刚上小学二年级。说起谭家兄妹,韩亚丽满脸怜爱之情。2004年6月,听说成绩不错的妹妹要辍学了,韩亚丽立即起程去了广西龙胜。

  谭家兄妹的家在大山深处。经过两天两夜的火车和汽车颠簸,爬了半天陡峭的狭小山路,韩亚丽才到了兄妹俩的家。

  尽管去时已有思想准备,但贫困的状况还是超乎韩亚丽的想象。“所谓的家就是两层木头房子,楼下养猪楼上住人。”韩亚丽回忆说,谭家陈设非常简陋,没有一件家用电器,饭桌就是兄妹俩做作业的地方。兄妹俩父母很勤劳,但贫瘠的山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几头猪和两亩农田。听说妹妹小学毕业后不上学了,韩亚丽痛心不已,当即表示,一定会资助两个孩子完成学业,直到走上工作岗位。

  在兄妹俩的来信中,从韩阿姨到“韩妈妈”的称呼,从寄给兄妹俩的一张张汇款单,从邮寄的一件件学习用品和衣物,都见证了韩亚丽倾情助学的付出。2014年,兄妹俩先后完成学业,哥哥成为一名驾校教练,妹妹如愿从卫校毕业,成为柳州一家医院的护士。“没有韩妈妈的资助,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远在柳州的谭家苑说起“韩妈妈”感恩不已。去年结婚时,她特别邀请“韩妈妈”去参加婚礼,但“韩妈妈”没有去,还是挺遗憾的。

  一大堆信件,一沓厚厚的汇款单,记载着韩亚丽15年来的善举。如今,接受韩亚丽资助的6个孩子,都已走上了工作岗位。“资助一个孩子一年容易,坚持十几年,资助6个孩子完成学业,很少有人能做到。”低塘村委会妇女主任褚燕萍这样评价。

  “无论付出过多少都是值得的”

  “从不后悔资助6个‘儿女’,最亏欠的就是亲生女儿。”提到女儿小韩,韩亚丽数度落泪。因为十多年资助6名贫困孩子,韩亚丽生活特别节俭,读高一的女儿也显得比同龄人懂事。

  十几年来,除了独自抚养幼小的女儿,韩亚丽还多次遭遇人生的低谷期。“家庭变故曾让自己不堪一击,但为了6个‘儿女’,还是选择坚强面对。”为了扛起养家和资助6个孩子的重担,韩亚丽身兼数职,常常起早贪黑不知疲倦,身体严重透支。

  2014年10月,韩亚丽被确诊为十二指肠恶性间质瘤。一个月后,她在上海接受了手术。她说,并发症最严重时,走了十多回“鬼门关”,都没被阎王爷收留。韩亚丽说,那时感觉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但还是坚持挺了过来,除了放心不下女儿,还有远方的6个孩子也一直让她牵挂。

  小韩说,小时候也曾有过不理解,但长大后就明白了,自己并没有被妈妈忽视。今年3月10日是韩亚丽的生日,女儿小韩写了一封信,满满三页纸,字里行间都是对妈妈的支持和爱。其中两段话尤其令人动容:“我每次看到的都是最坚强的妈妈。在上海病房握着你的手时,我真的感觉到了生命的轻,和你的重。那个时候,我才看到一个不用在女儿面前装作无敌样子的母亲。”“以前总爱叫你妈妈,上初中开始,我就改笔写母亲。虽然听着让人觉得有些年长,但我对你的尊敬确实包含在这两个字里了。”

  如今,重病在身的韩亚丽为了缓解病情,每月服用两万多元的药物。虽然医保可以报销一部分,但每月还要自费一万多元。“见我消瘦了许多,儿女们很想来看望,但我一直隐瞒着病情。”韩亚丽动情地说,不是不想他们来,只是不想他们担心。看到孩子们都走上了工作岗位,自己无论付出过多少,都是值得的。

    来源:《大爱》杂志

[ 关闭窗口 ]